可能的感受

瀏覽:

人應該有多少種面向,如果說今天家庭發生巨變,比如說你是八仙樂園的受害者,或者你是鄭捷手下的受害家庭,應該如何重新看這一個世界?這是我今天想說的問題,我們因為只認識是自己,所以只能知道自己的感受,包括接收到這一些訊息的感受,相信親如夫妻都很難知道對方接收訊息的感受,但是如果是受害者的一方,依照比例原則,大部分的人一聽到噩耗,一開始一定不能相信,總希望消息的來源是錯的.到了看到無法改變的事實,開始非常難過,根本無法接受,再來的感受為什麼這件事是發生在我的身上?而後面的感受,就會很大的差異,有些人會選擇原諒加害者,有些人根本無法原諒加害者!我想這就是一般人的感受吧!而終點就是很大的分歧,即便是相同的教育下也是如此,同一家庭同樣的教育,但是孩子就是不一樣,這樣的話你我都應該不陌生吧! 

會想寫可能的感受,是自己看到台灣社會的分歧,看到了一些撕裂,特別是在下一代的身上,鄭捷一個年輕的孩子,但是受他傷害的家庭卻是傷的更深,因為這樣的意外是不可抹滅的痛,是一輩子的痛,父親車禍意外的痛到今天為止還不能抹平,所以有一部分的心情我能感覺出那種痛的感受!看到台灣又有隨機殺人的事件,心中有莫名的感受是台灣的法律已死不能喝阻犯罪,這是我感覺最痛的,有一群人要廢死,我先把自己立場表明,我反對廢死,一些人說死刑不能喝阻犯罪,而我想說的卻是因為判的太輕了,所以不能喝阻犯罪,加上媒體的報導,這樣的結果造成了一些人的模仿,媒體應該有罪,對於今日社會的結果.大家再來會將矛頭指向政府,有多少人能靜下心來想想,其實我們也是造成這一個亂象的一份子!

假道學充斥整個社會,我喜歡台灣這一個美麗的地方,但是我不明白今天的台灣為何會如此,我贊成台灣應該更有人權,但是我更希望能保護好人的人權,亂世應該用峻法,但是有多少人敢提出峻法?換個角度說好了,如果今天隨機殺人的犯罪者知道,被抓要鞭刑,要經過滿清十大酷刑後,才判終身監禁,如果你是他,犯罪的想法會不會降低?但是今天有誰願意提這樣的政策呢? 提了馬上被冠上冷血的標籤,但是反過來想這樣的政策有沒有用?我想絕對有有用,為什麼這一個可以保護好人的政策不能做呢?因為會被標籤化.

而這中間所有人的想法或接收到這些訊息的人,完全是不同的感受,在台灣政治人物有將近50%的人喜歡也有將近50%的人討厭,討厭和喜歡的理由各不相同,也各有不同的感受!

 

 

 

 

 

No Comments.

Write a comment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