危險心靈 侯文詠

瀏覽:

今天看完危險心靈這一本談教育改革的書,書中發生的事寫的真的像我讀書時發生的事;也讓我重新思考了很多,或許到今天為止台灣的教育雖然給了很多,但是依然是重上往下,還是學業至上;好學生壞學生的分界點依然是學業?看完的這一本小說也訝異的發現,書中自殺的同學,和去年反課綱發生的事,竟有一些雷同,而這一本危險的心靈是2003年的小說;不過如果去年自殺的孩子是因為這一本書而自殺的話,我想就沒有讀懂這一本書;我的感受是危險心靈,說出的很大的事實,人們喜歡聽謊話,不喜歡實話;就像現在的政治人物說實話的很快會變趕下台,說謊的才有機會往上升!但是矛盾的是我們從小給小孩子的教育卻是要他們勇於認錯,要說實話;但是說了實話卻變成十惡不赦不可原諒的事.危險心靈中的詹老師為什麼會說謊?原因很簡單如果他誠實地承認他的錯誤,這個社會這個媒體會把他撕裂的體無完膚!

我想起自己國中的時代,打鐘球或是進入撞球間算是不良場所;一直記億很深的原因是我去過,但是那種地方我只去過一次;原因很簡單不喜歡那裏的環境,而那裏是所謂的壞學生出入的場所;不巧班上有人被抓到了,老師問去過的人站起來,我站起來了,很多同學示意我不需要站起來;當然就算沒有站起來也不會被供出來;但是那時候的應該還是天真的時代,認為應該誠實;老師問是父親走後去的還是之前?我回答走後,老師或許是無心的一句話卻刺傷了我,沒有父親了就沒人管了嗎?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誠實的代價,原來是很痛的一種傷害;接下來國中的日子裏沒有再去過彈子房?因為不想讓母親失望.

父母的期望和擔憂給孩子一定的壓力,危險心靈深刻的刻畫出這一條線,台灣的教育到底教出了甚麼?我想這個教育體系最大的成就,就是教育出一群討厭書的成年人,這個社會不斷鼓勵大量閱讀的重要;但是教育卻不斷地讓孩子漸漸失去閱讀的樂趣,危險心靈一針見血的道出了台灣教育的失敗;回想自己的求學,不也是如此嗎?因為討厭閱讀,除了教科書課外讀物我一概沒有興趣;所以我的作文能力奇爛無比;如果不是因為工作常出國,為了打發時間,這一輩子或許很難重享閱讀的樂趣.

現在為人父,知道孩子也承受這我的期待與擔憂,不過說真的這個答案我還沒找到,因為不知道答案在哪?說真的如果要父母對孩子完全沒有期待與擔憂這可能嗎?對我來說真的不知道;因為說真的我也不知道要期待孩子甚麼?只想要他們活得比我精彩;過得比我更有意義?這算是期待嗎?有時候我也不懂,但人應該就是這麼矛盾嗎?對我來說身為父母當然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發光發熱,至少在人生的舞台上過得比我們精彩;但是自己清楚這個是社會把孩子變得越來越世故;有擔憂也有期望;或許自己也很幸運孩子很乖巧,沒有發生像危險心靈書中父母的狀況?如果我是他們,我能有甚麼選擇呢?不過如果是我,可能直接就和詹老師開誠佈公的談;各退一步,不會把事情放大?

因為危險心靈這一本書,我還想再說的是,隨著長大我們好像慢慢地失去承認錯誤的勇氣,如果一開始詹老師願意承認自己有錯,向孩子道歉,事情我想就結束了,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,長大好像就是我們慢慢失去承認錯誤的勇氣,因為我們被教育出不能犯錯,也不允許犯錯;犯錯是不的了得事;但是慢慢地漸漸的我發現犯錯必須的,因為承認犯錯才能重新成長,認識犯錯才能重新體會人生,如果沒有犯錯人生或許風平浪靜;但是也失去了活得精彩的人生!

 

No Comments.

Write a comment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