刺蝟的優雅-生命的意義

瀏覽:

如果您想看一本對生命哲學而且又精彩的書,刺蝟的優雅就是你要找的那一本書。花了幾天的時間看完這一本精彩的小說-刺蝟的優雅,這一本書又帶動了我內心的感動,其實書一開始就有一段很吸引我的說詞,生命是荒誕空虛的,我們一開始應該告訴自己的孩子這一個事實。這一段哲學式的說法好像很正確,因為我們每一個人的命運好像已經註定好了。

出生,讀書,玩樂,工作,結婚,生子,死亡,中國人說的生老病死,這就是每一個人的人生,但是這些看視固定的模式,卻忘了當下瞬間的感動,或者說這中間算不出意外,最後作者會讓主角死於意外,我想就是想傳遞無常在生命中的不可或缺性。人生需要用心去體會,如果光用想的會覺得人生無趣,想像自己已經過完了一生,但是每一當下卻又是讓自己內心膨派,第一次學會走路,第一次自己吃飯;這些在父母眼中看來是一次一次的感動。

刺蝟的優雅,真是一本好書,讓我從書中又獲得了感動,只不過每一個國家的民情不同,所以對語言文字的看法南轅北側;中國文字有中國文字的美,但是在說話方面應該沒有像法文一樣那麼重視用字的正確與否。對中國人來說語言最重要的任務是溝通。但是對法文來說就必須是有美感的,這是文化上的差異。

刺蝟的優雅中的作者非常喜歡日本文化,或許就是因為日本文中有一種拘謹,這跟法語不謀而合。人生有很多面向,你不能很武斷的說哪一條路是對的路,但是你可以選擇你喜歡的路,對我自己的孩子我是如此的期許。人總是期許孩子能得到自己內心一直得不到的東西,至少我是這樣的人。人真能看透人生嗎?還是只是執著的過一生,這一個問題我留給以後的我。刺蝟的優雅當主角死前想起的人事物,都是一些帶給她生命最感動,因為那是最美的回憶,所以我覺得生命是一幕一幕感動所編織而成的。

相信當我們老了以後,甚至現在占據你記憶最深的是一幕幕的片刻感動。刺蝟的優雅真的是一部很棒的小說,讓我從法國人的觀點思考人生,好處是不同文化的交流底下,我自己必須開始學習如何欣賞美,學習如何欣賞美的事物,這是我以前從未想過的。

死是每一個人必須面對的人生課題,刺蝟的優雅書中,我們如何決定生命的價值?重要的不在於死,而是死的時候我們正在做甚麼?好簡單的一句陳述,但是不要忘記了,面對無常,我們不能肯定自己死前做的就是我們想做的事;這段話讓我想起父親死前所做的一些事,相信那些事並不是他最終想做的事,這裡面除了始終對家庭保持強大的責任心之外,其他想做的事當中,一定有很多想未來做的,但是,根本沒有機會做。

No Comments.

Write a comment: